Online Services    
【1/4人生赢家】当你能用社交网络叩开所有工作的大门

Leave a comment



柯润东放弃了千辛万苦获得的中国宝洁管培生机会,加入了美国联合利华。图片来源:柯润东

美国联合利华招聘的新员工大多为MBA毕业生,身为一个22岁刚本科毕业的小姑娘,柯润东显得非常稚嫩。而且当时的她英语也没有很好,语法经常错,一讲英语脸就轰隆一下红了。“我跟一个行政说话都会脸红到爆,现在想想巨丢脸。”她笑着回忆。

更大的挑战来自工作本身。柯润东的头衔是全球品牌发展助理经理,具体负责全球凡士林唇部产品线。一进公司,经理就直接把这整块业务丢给她了:“You need to come up with a lip strategy(你需要提出一个唇膏战略)。”柯润东不解:“What do you mean by strategy(什么是战略啊)?”经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扬长而去,留下她自己去搞明白新产品要如何定位、设计、研发、生产,什么是6P策略(Proposition定位、Product产品、Pack包装、Price价格、Place市场、Promotion推广)。

在工作压力下,任何“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柯润东硬着头皮去问周围厉害的同事如何找到新产品灵感,向每一个区域经理了解市场现状,做了很多消费者调研,甚至亲自试遍了市面上的同类型产品,终于确定了产品方向:罐装唇膏。在产品研发上,她遇到了最大的挑战,她至今清楚地记得,自己曾在一次跨部门会议上被同事呵斥得差点泪奔。

在会上,柯润东揪着研发部门的同事Laura问为什么不能把产品测试的时间从12周缩短至6周,在讨论了十分钟陷入僵持后,会上一位供应链部门的同事终于忍不住对她大吼:“Doris,在你问问题之前能不能先过过脑子?你要尊重所有人的专业!Laura在这里工作了10年了,她知道时间安排应该是怎样的。你在这里花那么多时间问这些问题就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事后柯润东认真反思了自己,意识到自己身为产品经理没有做好功课,“所以我醒悟了,我不能只做自己的分内事,而是我要真的去了解每个团队上的职能,然后再去问有价值的问题,不然大家都浪费时间”。不过那次当众丢脸的经历还是令她耿耿于怀至今,在谈到那位冲自己发飙的前同事时,她有些腹诽地称对方是个sassy(泼辣)的女人。

一年多以后,柯润东带领团队成功开发出了新产品推向市场。那是一款每年出限量版的罐装唇膏,在非洲、欧洲、亚洲、美洲和大洋洲出售,显著提高了产品形象和利润。在她的建议下,整个生产供应链环节减少了几个步骤,大大加速了产品的制作过程。离开联合利华的那一天,所有的凡士林品牌团队成员给柯润东开了一个欢送会,她的老板还为她编了一首歌,唱出“100种Doris的特别经历”。

柯润东说,离开联合利华,是因为管培生项目临时缩短为一年半,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市场营销的知识不想贸然回国;加入Michael Kors,则是因为不相信其他人说的,联合利华是做市场营销最好的公司了,中国人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很努力的话,会找到别人找不到的门路的”。

她果然找到了。在疯狂投简历的那段时间,她在领英上偶然看到了一个朋友加入了一家叫做L2的智库,顺手点进了公司主页。一看不得了,这是一家为所有品牌的数字营销做评分和整理的公司,还有一个奢侈品牌的招聘信息板块。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柯润东立刻点了进去,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Michael Kors在招大中华区社交经理。时尚、中国、社交媒体、品牌管理,她一拍大腿两眼发光,“这不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工作吗”?

虽然这份工作要求求职者有5到7年的工作经验,她还是二话不说地给HR发了申请邮件,在自我介绍里颇有心机地说自己累积工作经验超过5年(除了在联合利华的一年半,她把之前的实习也算进去了)。但除此之外,柯润东知道如何展示自己的优势: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平时酷爱玩社交媒体,在联合利华有品牌管理的实际经验。一个小时之内她就收到了HR的回复,说招聘经理要和她面谈。



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很努力的话,会找到别人找不到的门路的。”图片来源:柯润东

招聘经理就是日后柯润东的直线经理Farryn Weiner,那位曾入选福布斯2014年30 under 30的前时尚博主与她一见如故,柯润东至今都将她视作人生榜样:“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很多人是经理,是告诉你要怎么做,但她就像勇士一样,你会在她身上看到无限光芒,愿意为她洒热血。我当时就在想,以后做领导者也要做这样的。”

但这都是后话,在初次见面的时候,柯润东需要让对方确信自己的确是这个职位的不二人选,尽管自己并没有运营社交媒体的工作经历。她给Weiner讲了自己利用社交媒体组织复旦附中校友聚会的故事,如何在联合利华带领一支20人的团队把控凡士林在全球各个市场的品牌形象,还用详尽的数据和实例回答了MK应该采取的数字营销策略。充分准备一直是她在面试中的必杀技,这一次也不例外。

面试两周后,她收到录取通知,在联合利华管培生项目结束回国的前一天找到了工作。

现在回忆在MK的工作经历,柯润东大笑着说这就是一段“撕x史”——美国同事们总是习惯性地用美国思维做面向中国市场的东西,柯润东要做的,就是不断质疑反对他们的做法,坚持自己的立场。她在《在纽约MK做新媒体经理教会我的事》中写道,是Weiner的一句话鼓舞着自己:“你需要有自信,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你需要发出声音,不断教育别人,因为只有你最了解市场。”

柯润东觉得自己在MK做过的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一手促成了MK2015春夏时装周发布会的微信H5营销“栩栩如生的纽约天际线”。那是MK首次在微信上创建了一个个性化应用,用户可以创造专属的个性化All Access Kors图像,通过输入自己的名字、上传照片或自拍照之后,图像将变幻成包括纽约天际线在内的清晰图形剪影,晃动手机或划动屏幕,图像会显现出不同的背景内容,而且天际线的角度也会发生变化。



配合Michael Kors2015春夏时装周发布会,柯润东带领团队开发了“栩栩如生的纽约天际线”H5互动应用。图片来源:PCLADY

这是“撕x不成去偷拍”的结果。柯润东在和广告营销创意团队做前期沟通的时候发现对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在出最终设计方案之前透露设计创意,而这是柯润东的团队设计在华数字营销方案的基础。她坚信如果等到广告营销创意团队出最终方案就太迟了,于是她偷偷溜进对方的办公室,偷拍到了纽约天际线和剪影的创意,成功在秀前6天把应用上线。

“如果当时不是我‘冒死’进去偷拍,我们不会做出这样一个活动。这个活动我记得很多人做出来都换成了自己的头像,因为特别美。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做过了,但是我觉得这才是很社交的做法,一个是你有品牌的理念在里面,同时你能让大家真切地跟它玩起来互动起来,找到自己跟品牌的互动性。”虽然之后柯润东还为MK策划过许多更高调的营销活动,比如说找高圆圆、刘雯去纽约做街拍,但她觉得都没有这个很小的H5给她的感觉好,“因为这是我和我的中国团队真心热爱的想法,很单纯,不顾别人的反对就是想去做,做出来大家还很喜欢”。

在MK工作了一年零9个月之后,柯润东在领英上接受邀请再次跳槽,从纽约时尚界来到了硅谷科技圈。如今她是支付宝市场营销运营负责人,她的工作职责也又一次发生了变化:帮助美国品牌通过支付宝渠道做营销,与支付宝4.5亿的用户产生联系,拓展业务。她成功帮助支付宝BD团队接入了Uber、Airbnb、苹果App Store及机场免税店等美国线下业务,按照她的说法,“之前做的是build the brand(树立品牌),现在是how do we drive transactions(如何促进交易)”。

在柯润东看来,市场营销的定义不仅仅只是“卖东西”那么简单。市场营销从定义品牌和管理品牌开始,然后通过线上、线下的各种渠道向潜在用户沟通品牌理念,让更多的人接触、喜欢上这个品牌,最后是将他们转化为你的用户。


所以做市场营销需要具备几个条件吧。首先,你对你的品牌有根本的理解和定义;第二,你懂得用户的心智;第三,你懂得用巧妙的方式或者用户喜欢的方式去传达;第四是回到商业本身。

从联合利华到Michael Kors,再从Michael Kors到支付宝,柯润东觉得自己终于深入了解了市场营销、甚至运营一家公司的方方面面。而在这个过程中,社交网络为她叩开了工作机会的大门,提供了发挥所长的舞台,也让她找到了自我价值:“我有了公众号以后自信了很多。我以前是一个为公司会拼两百分命的人,也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有时候是害怕自己会丢失这个工作,或者害怕老板不知道你的努力,所以你要拼了命去得到老板的认可。做了这个以后我觉得,我自己知道我的能力,如果你不欣赏我,其实我也有很多机会可以自己做。”

“现在其实时代变得很快。当年那么火的快消现在也走向了低迷。互联网崛起让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品牌,不像以前在大企业里一定要往阶梯上爬,现在也有那么多道路。所以我觉得每一步我都走得很对,该跳的时候跳,该学的时候学,也不是说一个东西做到死。我现在选择在一家公司工作,不再是因为害怕失去这份工作或是为了得到老板的注意而努力,而是因为我真正能学到东西,并热爱这份工作。”她说。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来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195571.html